縱橫財經社區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查看: 6584|回復: 1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何新問答(三言兩語):簡論淮海戰役及粟裕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7-8-1 11:53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社區。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注冊

x
何新問答(三言兩語):簡論淮海戰役及粟裕
何新問答(三言兩語):簡論淮海戰役及粟裕
原創 2017-07-28 何新 何新時事

何新問答(三言兩語):
簡論淮海戰役及粟裕


1947年毛澤東在陜北看軍事地圖指揮解放戰爭

豬頭小隊長123  07-25 23:04 提問

  何老:看到你近期對解放戰爭的一些研究。似乎與一些媒體的宣傳不一樣,鳳凰衛視等媒體近來一直鼓吹淮海戰役是粟裕發起和指揮,說粟裕是中國的巴頓,是與林彪并列的兩大名將,粟裕是戰績被低估的無冕元帥等等。歷史真相是否如此?


1949年3月25日,毛澤東同志在西苑機場檢閱坦克部隊

何新老家伙 07-26 10:42 回答

  關于淮海戰役粟裕沒有回憶錄,這是因為他對于這個戰役并沒有發揮全局性的指揮作用,所以無從談論。解放戰爭中中共名將林立,粟裕只是局部戰場、部分時期的指揮員之一而已。而且對粟裕當時的指揮能力和作用,在當時與他曾經共事的一些重要戰友和同儕的回憶錄中,可以看出是不無質疑和微詞的。粟裕當然也是一位名將,但是近年一些媒體和傳記對粟的神化則與歷史真相非常不符。

  淮海戰役是解放戰爭時期具有決定性意義的一戰。這次戰役是一個奇跡。奇就奇在,共軍以60萬人打國軍80萬人,歷時不過兩個月,不是擊潰,而是全部殲滅。這在世界戰爭史上也是罕見的奇跡。此戰一戰定乾坤,決定了國民黨統治在大陸的全面崩潰。可惜目前對這個戰役的研究仍然非常皮毛、教條和淺薄,所以到現在竟然還有人在爭論究竟誰是總指揮這樣的荒謬問題。

  淮海戰役的總策劃和總指揮是誰?不是陳毅,不是劉、鄧,不是饒漱石,當然也更不是粟裕。唯一的總設計師和總指揮只有一個,就是毛澤東。毛澤東在千里之外的西柏坡,抓住戰機,因勢利導,有時順水推舟,有時則力排眾議地設計和具體、周密地全程指揮了淮海戰役。毛澤東親筆撰寫了命令國軍主將杜聿明的投降書,并且最終確定總攻時間全殲了最后的國軍。請問若毛澤東不是總指揮誰是?

  當然,劉鄧陳饒以及譚震林、粟裕、陳士榘這些軍政領導人在戰場的局部性位置以及階段性上,都發揮過某種意義的重大作用。但也就是如此而已。

  譚震林生前參觀淮海戰役博物館時候講過一句話:不要貪天之功為己有。他所說的“天”

  就是中央軍委、毛澤東。他抨擊的“有人”就包括你講的諸將擅自爭功的這種情況。

  譚震林非常有資格講這話。他曾經是粟裕的上級和同事,本人也是華東解放戰爭和淮海戰役的重要指揮員之一。(土山鎮會議后殲滅黃伯韜兵團的碾莊后期戰役就是譚震林指揮的。)

  有一個有意思也耐人尋味的事情。迄今為止,國內外出版的《毛澤東傳》幾乎都側重講述毛澤東的政治活動,卻很少有人講述毛澤東對戰爭的組織和指揮藝術。人們都知道毛澤東是偉大的政治家、思想家、詩人,但是往往忽視了毛澤東其實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一位統帥和軍事家,不僅是戰略家也是戰術家。神奇而不可思議的事情是,中共的檔案中保存下來了毛澤東在解放戰爭時期指導各個戰略區軍事行動的幾乎全部電報和信件。毛澤東對于各個野戰軍和每次戰役的指導可以說幾乎事無巨細,無微不至。對于毛澤東兵學這個問題,我個人關注研究已久,以后會發表一些。

  把粟裕神化是件十分可笑的事情。解放戰爭中粟裕打的敗仗并不少。

  在毛澤東這座不可逾越的巨峰面前,粟裕只是群山中的一座小丘。事實上,在毛澤東面前,粟裕自己老老實實地承認僅是個小學生。那絕對不是客氣話。

  甚至把粟裕在解放戰爭時期的指揮地位與林彪在東北戰場的地位和作用相提并論,也是荒謬的。

  林彪是中共授權在東北戰區擔任黨軍全權一把手的總負責人。林彪是東北解放戰爭由敗局到勝局逆轉的主要軍事領導者。而粟裕在中原和華東,則地位始終是在劉、鄧、饒、陳之下,甚至也是曾在譚震林、宋任窮領導之下的一位局部戰場和若干戰役的指揮員而已。例如解放戰爭中的南麻之戰、臨朐之戰,睢汜之戰都是粟裕直接指揮下損兵折將所以他生前羞于深談的恥辱。

  什么無冕元帥之類的說法,純系謠傳而已,那只是某些有心人為了造神臆造的一種傳說,絕對不是真實的歷史。就當一個笑話聽吧。

  關于淮海戰役,我有系統研究。以后還會逐步詳談的。


毛澤東指揮淮海戰役手稿


淮海戰役中原局總前委五人:劉伯承、鄧小平、陳毅、粟裕、譚震林
1樓 (沙發)
 樓主| 發表于 2017-8-25 23:16 | 只看該作者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此博文包含圖片        (2017-08-23 11:09:46)轉載▼
標簽: 華東野戰軍 淮海戰役 粟裕         分類: 專著(1):無冕元帥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按:粟裕誕辰110周年之際,應邀到他的家鄉湖南會同做了一個關于他的講座,很有意義,也是一次最好的紀念方式。講座內容來源《無冕元帥——一個真實的粟裕》(人民出版社2008年4月版),現發上部分內容圖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粟裕誕辰110周年講座:擔大將銜干元帥事的名將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2樓 (板凳)
發表于 2017-8-27 23:06 | 只看該作者
苦難輝煌:華東野戰軍(第三野戰軍)編制的變遷史(1)
          ——兼論華東野戰軍主力是否改編過晉冀魯豫野戰軍
                    張雄文

   按:近來總有讀者傳來一些鏈接,說有人拿一兩份電報斷章取義或者自作聰明解讀,解構華東野戰軍、第三野戰軍的編制歷程,貶低其主要指揮者之一粟裕。隨意瞄了幾眼,大多是網絡存在了幾年的許粉和饒粉不值一駁的垃圾文字(譬如說饒漱石是華東野戰軍政委等)。這人據說曾是經濟學者,已行將就木,卻忽然搞起了外行的東西,將網絡垃圾文字拾掇到博客當寶貝,不免令人啞然失笑。
      
   其人對粟裕滿嘴污言穢語,全無所謂“學者”應有的客觀、公正風度,更兼在浩如煙海的電文中,偏偏對一兩封并未實行的電報曲解,淪為下九流的許粉饒粉行列,本不值一駁。但考慮到一些軍史戰史菜鳥,或許信以為真,只得將華東野戰軍(第三野戰軍)編制變遷史稍稍整理。各類權威戰史中記載的華東野戰軍歷程與粟裕的征戰軌跡,僅往來電報就有數千封,隨手一寫,竟有了三萬來字。若有人意圖撼動華東野戰軍的編制歷程與粟裕的戰績,幾乎是“撼山易,憾華東野戰軍和粟裕難”,自不量力而已。
      
   其人誤以為1994年后粟裕的戰績彰顯,是一兩部傳記的作用,卻不知中央軍委對粟裕軍事指揮藝術的推崇,《粟裕軍事指揮藝術與現代戰爭理論研究》(軍事科學院科研指導部編,軍事科學出版社1995年版)和《論粟裕的軍事理論與實踐》(國防大學科研部編,國防大學出版社1991年版)兩部著作早已蜚聲軍內外,奠定了粟裕“戰神”的地位。
  
   據聞,這人抹黑華東野戰軍和粟裕的博客系列背后有紅二代的推手,甚至包括當年粟裕白紙黑字第一次謙讓司令對象的后代,不免令人感慨唏噓。其父輩因粟裕謙讓做了華中軍區司令,與粟裕關系良好,出色的黨政工作為開國建樹不小,但就軍事指揮而言乏善可陳,其后代卻對蒙冤多年、官運不佳的粟裕1994年后戰績逐漸得到彰顯憤憤不平,不知何故?


   文字太長,先發個目錄與前一個章節吧:

   一、華中野戰軍與山東野戰軍各自征戰時期,陳毅和粟裕分別領軍
   1、華中軍區與華中野戰軍
   2、山東軍區與山東野戰軍

   二、華中野戰軍與山東野戰軍聯合作戰時期,陳毅居領導位置,粟裕負責戰役指揮

   三、華東野戰軍時期

   1、“七月分兵”前,繼續實施特殊指揮體制,陳毅居領導位置,粟裕負責戰役指揮

   2、“七月分兵”后,華東野戰軍未改晉冀魯豫野戰軍的番號,陳毅、粟裕暫未指揮山東兵團,卻增加了指揮劉鄧大別山外的晉冀魯豫野戰軍6個縱隊的任務

   3、華野組編四個兵團時期,粟裕開始擔任華野代司令員兼政委

  (1)、粟裕主持華東野戰軍前委擴大會議,譚震林和許世友奉命與會

  (2)、毛澤東決定將豫皖蘇地區由晉冀魯豫局改屬華東局,拆分山東兵團,將許世友、譚震林重歸陳毅、粟裕直接指揮;最終陳粟奉命增加直接指揮蘇北兵團

  (3)、華野奉命準備改番號“東南野戰軍”

  (4)、華野奉命組編為四個兵團,再次力證未曾改晉冀魯豫野戰軍的番號

  (5)、中央軍委和毛澤東決定拆分華東野戰軍和晉冀魯豫野戰軍,新組建一個豫陜鄂野戰軍,由陳毅指揮

  (6)、粟裕力諫,改變毛澤東渡江南下計劃,代理華東野戰軍前委書記、司令員兼政委職務

  (7)、中原局擴大,新組建中原軍區和中原野戰軍,華東野戰軍主力仍然未改番號,由粟裕任代司令員兼代政委

  (8)、粟裕和華野總部權限再度擴大,奉命指揮山東兵團

  (9)、中原局和中原軍區、華東局和華東軍區無權指揮華東野戰軍,依照中央明確規定,華野歸中央軍委直接指揮。粟裕指揮華野發起豫東戰役,即歸中央軍委和毛澤東直接指揮

   4、粟裕率外線作戰的華野兩個兵團殺回山東,華野四個兵團重新匯合,毛澤東明令粟裕統一指揮華野全軍,粟裕重組山東兵團

  (1)、華東野戰軍四個兵團重新會合,粟裕以代司令員、代政委身份,奉中央軍委和毛澤東命令“擔負全軍指揮”

  (2)、粟裕“攻擊打援”部署,將山東兵團與外線兵團混編

  (3)、粟裕再次召開華野前委擴大會議,重組山東兵團

  (4)、粟裕部署淮海戰役,以代司令員兼代政委身份頒布命令,將華野全軍分四路進兵

  (5)、毛澤東設想,淮海戰役結束后,將華東野戰軍重新分為東西兩個兵團,但沒有實行

   四、第三野戰軍時期,粟裕以前委書記、副司令員兼副政委身份主持第三野戰軍總部工作,當選為出席全國政協會議的第三野戰軍代表團團長、首席代表

   1、粟裕奉中央軍委命令,主持將華東野戰軍全軍改編為第三野戰軍,以代司令員兼代政委名義頒布改編命令

   2、粟裕以副司令員兼副政委身份主持三野總部工作,指揮第三野戰軍進行渡江戰役、上海戰役。

   3、第三野戰軍與華東軍區領導機關合并,總部設在南京,粟裕擔任第三野戰軍前委書記,繼續主持三野暨華東軍區總部工作

   4、粟裕當選為第三野戰軍代表團團長、首席代表,代表三野參加第一次全國政協會議、開國大典

   5、粟裕奉命擔任東北邊防軍司令員兼政委,因病未能成行,旋即往蘇聯治病,回國后被任命為總參謀部副總參謀長,陳毅開始實際主持三野。

   正文:

   華東野戰軍(第三野戰軍)是解放戰爭時期四大主要野戰軍之一,由華中野戰軍(前身為新四軍主力)和山東野戰軍(前身為八路軍一部)合并、發展而來。在四年解放戰爭中,華東野戰軍(三野)擔負的任務最重,面對的對手最多,殲滅了蔣介石807萬國民黨軍中的245萬,居于全軍首位。同時,全軍指戰員有43.5萬人負傷,115959人犧牲。它的編制構成、戰斗歷程與戰績,《中國人民解放軍戰史簡編》(軍事學院《戰史簡編》編寫組,解放軍出版社1983年版)、《第三野戰軍戰史》(解放軍出版社1996年版、2017年版)、《華東軍區·第三野戰軍第三次國內革命戰爭戰史資料選編》、《華東軍區、第三野戰軍組織發展實錄》(南京軍區政治部編研室編,江蘇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等眾多權威戰史,以及《毛澤東軍事文選》等浩如煙海的各類紀實、人物傳記、回憶錄予以記錄。

   華東野戰軍(第三野戰軍)的編制構成,也有一個因戰爭的需要而發展變化的過程。

   一、華中野戰軍與山東野戰軍各自征戰時期,陳毅和粟裕分別領軍

   1、華中軍區與華中野戰軍

   1945年10月25日,隨著山東軍區司令員兼政委羅榮桓奉命率領軍區主力開赴東北,從延安趕赴華東的新四軍軍長陳毅率新四軍軍部及一部主力奉命由華中北上山東接替,留在華中的新四軍部隊組建華中軍區,張鼎丞任司令員,鄧子恢任政委,粟裕、張愛萍任副司令員,譚震林任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這年11月10日,華中野戰軍奉命宣告成立,粟裕兼任司令員,譚震林為政委,全軍約4.7萬余人。華中野戰軍在建制上屬華中軍區,在戰略行動上受新四軍軍長陳毅指揮。

   2、山東軍區與山東野戰軍

   1946年1月7日,新四軍軍部奉命兼山東軍區司令部,陳毅兼山東軍區司令員,華東局書記饒漱石兼政委,張云逸兼副司令員,全部兵力約20萬人。同時,奉命組建山東野戰軍,陳毅為司令員,黎玉為政委,全軍約7.4萬余人。

   1946年7月25日,為執行毛澤東的外線出擊作戰計劃,陳毅率山東野戰軍主力5萬余人從魯南南下淮北,進入華中軍區所屬的區域,開始與主力在蘇中的華中野戰軍發生了3次重大爭論:一是先內線作戰還是立即外線作戰之爭;二是兩淮保衛戰之爭;三是戰略出擊方向和出擊時機之爭。

   雙方爭論,中央軍委和毛澤東居中調解的同時,兩支野戰軍各自作戰,戰果迥異:山東野戰軍六戰五負一平,華中野戰軍七戰七捷。粟裕受到中央軍委和毛澤東通令仿效學習:“這一經驗是很好的經驗,希望各區仿照辦理,并望轉知所屬一體注意。”陳毅則先后向上級、同級與下級作了自我批評:

   他對華中軍區所在的華中分局說:“此次淮北作戰,由于主觀指導錯誤,遺(貽)誤全局,五內如焚,力圖挽救”;

   他對中共中央說:“我至淮北,戰局顧慮太多,決心不夠,未能發揮山野力量,有負黨與人民的付托”;他還主動表示:“今后集結張(鼎丞)、鄧(子恢)、粟(裕)在一起,軍事上多由粟下決心,定可改變局面。”

   他對戰斗失利、受損嚴重的山東野戰軍主力8師自我批評說:“未打好,不是部隊不好,不是師團干部不行,不是野戰軍參謀處不行,主要是我這個統帥犯兩個錯誤:一個是先打強,即不應打泗縣;一個是不堅決守淮陰……我應以統帥身份擔負一切,向指戰員承認這個錯誤。”

   二、華中野戰軍與山東野戰軍聯合作戰時期,陳毅居領導位置,粟裕負責戰役指揮

   鑒于山東野戰軍作戰失利,毛澤東于1946年9月初考慮讓徐向前到山東接替陳毅的軍事指揮,但徐向前因病未能前來。

   9月20日,粟裕與華中分局書記鄧子恢等人聯名致電軍委和陳毅,建議兩個野戰軍集中行動。電報說:“為了改變華中局勢,我們建議,以集中華中、山東兩個野戰軍攻下宿遷,得手后再向西擴張戰果。” 毛澤東于9月22日和23日發出兩份電報,同意集中兩個野戰軍“統一指揮,向淮海行動,打開戰局”,同時指指令合并兩個野戰軍的指揮機構:“兩個指揮部亦應合一。提議陳毅為司令員兼政委,粟裕為副司令員,譚震林為副政委。如同意請即公布(對內)執行。”

   10月15日,毛澤東為合并后的指揮機構明確指令:“在陳領導下,大政方針共同決定,戰役指揮交粟負責。”粟裕隨即擔負兩軍合并后的戰役指揮之責。

   12月18日,兩個野戰軍聯合作戰,第一次以“華東野戰軍”的名義頒布命令,在淮海地區取得了宿北大捷。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4
發表于 2017-9-1 11:58 | 只看該作者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5
發表于 2017-9-1 22:15 | 只看該作者
何新前幾年就在吸氧了,這個何新到底是誰?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6
發表于 2017-9-5 00:39 | 只看該作者
毛澤東為何唯一一次稱饒漱石是“華野全軍的政委”
                     ——兼談毛澤東為何令饒漱石傳達對粟裕的一個批評
                                                             張雄文

        饒漱石從未擔任過華東野戰軍政委,也未在華東野戰軍任過具體職務。

        1947年1月至2月,遵照中央軍委和毛澤東的命令,山東軍區與華中軍區合并為華東軍區,陳毅任司令員,華東局書記饒漱石兼任政委;同時,華中野戰軍和山東野戰軍合并為華東野戰軍,陳毅兼任司令員兼政委,粟裕為副司令員,譚震林為副政委。

       軍區體制上屬于野戰軍的上一級機構,但二者同屬中央軍委和毛澤東直接指揮。

      關于野戰軍和軍區的關系,中共中央在1947年12月3日給東北局的一份電報中給予了說明:“關內各解放區均分前后方,前方以野戰軍司令員、政委統率野戰兵團,后方以甲級軍區(又稱大軍區)司令員、政委統率地方兵團及乙級軍區(又稱小軍區)及軍分區,并管理本區范圍內的動員、訓練、兵工生產與負責供給前方”,而“兩者的司令員或政委,依各區情形,有兼的有不兼的”。

      中共中央指出了軍區的職責:“統率地方兵團及乙級軍區(又稱小軍區)及軍分區,并管理本區范圍內的動員、訓練、兵工生產與負責供給前方”,通俗一點說則是擔任后勤服務,負責為野戰軍輸送兵員、糧草等工作,及領導地方部隊;野戰軍則是精銳主力部隊,屬正規的大規模作戰集群,相當于戰略集群,系方面軍級單位,用于本戰略區甚至跨戰略區作戰。

       中共中央同時還規定了軍區和野戰軍的隸屬關系:“兩者隸屬關系,一般的是野戰軍與軍區,均直受軍委指揮。”

      國共相爭最激烈的三年中,所有權威的原始文檔及后來的戰史記載都表明,饒漱石僅僅以華東局書記身份兼任華東軍區政委一職,并未擔任過華東野戰軍政委。華東局書記和軍區政委兩個職務,雖然是華東野戰軍的上級,卻僅僅體現的是黨的領導,而無權指揮其作戰,因中央明確規定:軍區和野戰軍“均直受軍委指揮”,因而指揮華東野戰軍作戰行動的上一級單位只能是中央軍委。

       不過,因形勢變化,饒漱石也曾以華東局書記的身份,獲得了幾個月可以直接指揮華野3個縱隊的機遇。

      1947年7月后,為配合劉伯承、鄧小平的晉冀魯豫野戰軍主力出擊大別山,粟裕和陳毅一道奉毛澤東之令率6個縱隊的華野主力部隊挺進中原,接替劉鄧主力南下后留出的空檔。粟裕還建議將留在山東內線的3個縱隊組成東兵團,由華野副政委譚震林兼任司令員,黎玉為副政委,許世友為副司令員統一指揮,獲得了毛澤東的批準。

       粟裕與陳毅指揮華野主力(即俗稱的陳粟大軍、外線兵團或西線兵團)開赴中原戰場之初,對譚震林、許世友的東兵團也一直通過電報不斷實施指揮,但畢竟山水遠隔,多有不便。

       這一年10月15日,毛澤東致電陳毅、粟裕,指令“許譚東兵團及其他華東部隊一切行動由華東局指揮”。他要求陳毅和粟裕專注對西線華野主力的指揮,“集中精力,指揮西兵團及規定區域一切武裝之作戰,該區一千萬人民群眾之發動,黨及政權之建立與發展,部隊給養之籌劃等事項”。

       也就是說,毛澤東安排陳毅和粟裕專心指揮華野主力經營中原,山東內線的東兵團則交華東局書記饒漱石指揮。

       因饒漱石屬于政工干部,未參加過紅軍成長時期的軍事斗爭,不諳軍事;中央局與軍區一樣,依照規定也無權指揮野戰軍,但陳毅和粟裕率華野總部緊急開赴中原,“蜀中無大將,廖化當先鋒”,毛澤東只得讓饒漱石出馬,說“讓漱石學習戰爭指揮甚為必要”。他樂觀地估計“再過若干時期,漱石和黎玉均可在軍事指揮上鍛煉出來”。

        毛澤東也深知饒漱石從軍履歷不長,軍事指揮更是外行,“學習戰爭指揮”并非能一蹴而就,因而華野東兵團事實上多由中央軍委與他本人直接指揮,許世友與譚震林不久也開始與中央直接電報往來。

      1948年7月,粟裕向毛澤東建議曾一度內線與外線分兵作戰的華野全軍“協力攻打濟南,并同時打援”。毛澤東很快予以批準,指令“由粟裕和陳士榘、唐亮、張震依情況提出計劃并統一指揮”。

       隨后,粟裕率領挺進中原的華野主力回師山東,同時提請毛澤東批準,將華野蘇北兵團北調,與山東兵團(原東兵團)會師,華野全軍重新匯合。粟裕是代前委書記、代司令員兼代政委,成為華東野戰軍全軍的實際最高負責人。1948年9月,毛澤東重申:“全軍指揮,由粟裕擔負。”

      饒漱石從此卸下負擔,不再直接指揮野戰軍。不過,他對華野的政工作用發揮不小。 9月27日,毛澤東致電剛從西柏坡回到山東的饒漱石,指令說:“到華野前委后,可幫助工作一個時期。”這個“幫助”,是要求他“幫助粟裕對內部關系加以調整”。他奉毛澤東之令,以華東局書記兼華東軍區政委的身份,協助粟裕調整了有本位主義傾向的山東兵團編制,將其主力9縱與外線兵團的10縱予以對調。

       直到1949年6月,粟裕指揮第三野戰軍拿下上海,最激烈的戰爭局面基本結束,華東軍區與第三野戰軍(華東野戰軍改稱)領導機關合并,饒漱石才兼領華東軍區暨野戰軍政委。因華東軍區暨三野領導機構設在南京,由副司令員粟裕實際負責,饒漱石又擔任華東局書記兼上海市委書記,在上海主管華東局和市委,因而實際未在野戰軍政委任上履過職。

       饒漱石不曾擔任過華東野戰軍政委,是無可爭辯的事實。但在浩如煙海的文電中,他曾有一次被毛澤東以中央軍委的名義稱為“華東軍區及華野全軍的政治委員”。這又是為何呢?

        1948年10月30日,正當華東野戰軍代前委書記、代司令員兼代政委粟裕積極進行發起淮海戰役時,剛從西柏坡開完政治局“九月會議”,來到山東曲阜華野指揮部駐地與粟裕會面不過一周的華東局書記兼華東軍區政委饒漱石,突然接到毛澤東以中央軍委名義發來的一份電報:

漱石同志:

    自中央子虞電至今已九個月,未寒電至今亦已兩個半月,華野前委書記對于執行中央請示報告制度及在軍隊中開展反對無紀律無政府狀態,反對事前不請示,事后不報告,經驗主義與游擊主義的惡劣作風,至今沒有表示態度,亦未申明理由,在此問題上失去主動性,落在一切兵團之后,實屬不合。你是華東軍區及華野全軍的政治委員,現責成你傳達中央意旨,處理此項問題,并以結果電告為盼。
                                                                    
                                                                                軍委
                                                                              三十亥

       這是一份責成饒漱石傳達的批評電報,批評的對象是電報中的“華野前委書記”,即華東野戰軍代前委書記粟裕(前委書記陳毅1948年5月調中原軍區兼中原野戰軍副司令員)。批評的內容是作為華東野戰軍實際最高負責人粟裕“對于執行中央請示報告制度及在軍隊中開展反對無紀律無政府狀態,反對事前不請示,事后不報告,經驗主義與游擊主義的惡劣作風,至今沒有表示態度,亦未申明理由”,也就是沒有執行中央的《關于建立報告制度》。

       《關于建立報告制度》(即子虞電)是1948年1月毛澤東為中共中央起草的一個重要指示,要求黨迅速克服存在于黨內和軍隊內的任何無紀律無政府狀態,把一切必須和可能集中的權力集中于中央。這一制度明確要求負責執行(即約束)的對象,黨內是“各中央局和分局”書記,軍內是“各野戰軍首長和軍區首長”。

        毛澤東除指出中央局、中央分局書記請示報告內容的要求,必須“自己動手,不要秘書代勞”外,還特別要求野戰軍與軍區的主要負責人:“除作戰方針必須隨時報告和請示,并且照過去規定,每月作一次戰績報告、損耗報告和實力報告外,從今年起,每兩個月要作一次政策性的綜合報告和請示。”

       他嚴格要求說:“如規定的寫報告時間(逢單月的上旬)恰在作戰緊張的時候,則可提前或推遲若干天,但須申明原因。其中關于政治工作部分,由該軍政治部主任起草,經司令員、政治委員審查修改,并且共同署名。”

      《制度》還規定中央局、中央分局書記報告的對象是中央和中央主席,而野戰軍、軍區首長報告的對象是軍委主席。這兩個主席都是毛澤東。

     有資格執行這一制度的地方與軍隊主要負責人如下:

     中央局:東北局書記林彪;西北局書記彭德懷(后為習仲勛);晉察冀局書記聶榮臻;晉冀魯豫局(不久與晉察冀局合并為華北局)書記鄧小平;華東局書記饒漱石。

    野戰軍與軍區:東北野戰軍(東北軍區)司令員、前委書記林彪,政委羅榮桓;華東野戰軍代司令員、代政委、代前委書記粟裕;華東軍區政委饒漱石;中原野戰軍(中原軍區)司令員劉伯承,政委兼前委書記鄧小平;西北野戰軍司令員、政委兼前委書記彭德懷,陜甘寧晉綏聯防軍區(不久改稱西北軍區)司令員賀龍,政委習仲勛。

    毛澤東對請示報告制度的執行要求異常嚴格,曾嚴厲批評過東北局書記兼東北軍區、東北野戰軍司令員林彪。這一制度下達6個月后,林彪按理應該已有三次報告,但他一次也沒動筆。1948年8月15日,毛澤東以中央名義給林彪發了一封2000字的長電,措辭嚴厲地批評他不按規定作綜合性報告,“使我們完全不了解你們在這件事上何以采取這樣的敷衍態度”。

    他毫不顧及情面地列舉了林彪幾個月來的拖沓表現:“今年5月、7月兩次催你們,你們不聲明理由,近日再催,你們才聲明是‘常委各同志均極忙碌,事實上只各顧自己所分的工作,并皆對各部門的工作難求得全部了解,對作全貌的報告遂感困難’,‘缺乏向中央作綜合性報告的材料來源’等等。”

      毛澤東直言說:“這些理由是不能成立的”。他還順便表揚了按時請示報告的中原局書記兼中原野戰軍政委鄧小平:“我們五月間即告訴你們,像大別山那樣嚴重的環境,鄧小平同志尚且按照規定向中央主席做了綜合性報告,并將鄧小平同志來電轉給你們閱讀。你們的環境比大別山好得多,何以你們反不能做此項報告?”

      毛澤東最后嚴肅地說:“我們認為所以使你們采取此種態度的主要理由,并不是你們所說的一切,而是在這件事上,在你們的心中存在著一種無紀律思想。”

      粟裕是繼林彪之后,因代表華東野戰軍執行請示報告制度而被毛澤東批評的第二人。實際上,他很冤枉。

      毛澤東指出的時間段里,粟裕與中央軍委之間電報往來不斷,每一件大事都有請示報告。

       毛澤東曾于10月6日電告粟裕說:“你們七月間關于部隊思想情況的報告,算得是一個綜合報告。九月的報告可在這次會議(即華野前委擴大會議)后做,即將會議情況報告即可(《毛澤東年譜》下卷,人民出版社,中央文獻出版社,1993年12月,第一版,第355頁。)”。

       粟裕遵令而行,華野前委擴大會議結束后的第三天便上報了會議情況,毛澤東10月29日復電說:“我們收到并閱悉了華野前委擴大會議關于加強紀律性,克服黨內無紀律無政府狀態的決議,認為這個決議是正確的。”沒想到時隔一天又收到了這封批評電報。

       饒漱石收到毛澤東的指令后,馬上約粟裕談話,建議他給毛澤東寫一個檢討報告。
此時,淮海戰役即將打響,毛澤東先前已兩次催促“速赴南線指揮”,粟裕已無時間靜下來重新寫報告,而中央又規定必須首長本人親自動筆。他只得對饒漱石說:“這個檢討報告遲早是要作的,等打完這一仗再說吧。”

       這一“關于華野前委擴大會議檢討無紀律無政府現象的情況報告”,粟裕直到淮海戰役開打后的11月9日才抽空撰寫完畢,毛澤東收到后也就作罷。

        這一事件說明三點:一是粟裕是華東野戰軍的代前委書記,是華野有資格執行中央請示報告制度的唯一首長;二是饒漱石并未在華東野戰軍擔任政委一職,否則,毛澤東批評的對象會毫不留情地加上他;三是粟裕事實上蒙受冤屈,后來也不折不扣執行了請示報告制度。

         我曾將這一事件寫入《名將粟裕珍聞錄》一書,以《粟裕:給毛澤東作綜合報告的當然首長》為題,被新浪、鳳凰網等新媒體轉載后,一位饒漱石的粉絲將全文選擇性忽略,只摘取了毛澤東電報中一句“你是華東軍區及華野全軍的政治委員”視為至寶,以此認定饒漱石擔任過華東野戰軍政委,進而“論證”其為華野統帥和軍事家,為饒漱石搶戰功,并在網絡上四處張貼。

       近來,某何姓老人又在網絡積滿灰塵的角落將饒漱石這一粉絲的話拾掇到博客,興奮不已,以為發現了改寫軍史的論據,堂而皇之論證饒漱石是華東野戰軍政委,將陳毅從未去職的兼政委與粟裕的代政委之職一概抹去,意圖否定中央軍委1994年12月認定的“華東野戰軍、第三野戰軍的光輝戰績,在戰役指揮上,粟裕起了決定作用”的結論。這些所謂的“研究”,除了自娛自樂,一時迷惑部分軍史入門者外,終將淪為笑柄,被歷史真相所遺棄。

    那么,毛澤東又為何稱饒漱石為“華東軍區及華野全軍的政治委員”呢?其實很簡單,因為饒漱石是華東局書記兼華東軍區政委,是華東野戰軍黨內和軍內的上級,從大的方面上,饒漱石也可稱是“華野全軍的政治委員”,毛澤東說話又慣于大而化之,并不嚴謹,因而便有了饒漱石這唯一一次在電報中做了華野政委的例外。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7
發表于 2017-9-5 16:55 | 只看該作者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8
發表于 2017-9-7 16:54 | 只看該作者
苦難輝煌:華東野戰軍(第三野戰軍)編制的變遷史(5)
           ——粟裕先代理三野司令員兼政委,后主持三野暨華東軍區總部工作
                                                    張雄文
       四、第三野戰軍時期,粟裕以前委書記、副司令員兼副政委身份主持第三野戰軍總部工作,當選為出席全國政協會議的第三野戰軍代表團團長、首席代表

      1、粟裕奉中央軍委命令,主持將華東野戰軍全軍改編為第三野戰軍,以代司令員兼代政委名義頒布改編命令

      1949年2月,根據中央軍委統一全國軍隊序列的命令,華野代司令員兼代政委粟裕主持了華野全軍的改編。2月9日,粟裕以代司令員兼代政委身份公布了第三野戰軍兵團、軍、師、團編制序列番號的命令,如下:

                          公布第三野戰軍兵團、軍、師、團編制序列番號
                                            (1949年2月9日)  

      奉中央軍委命令:為適應今后新的戰爭形勢需要與全國統一建軍要求,決定全國野戰軍統一序列番號,原西北野戰軍改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野戰軍,中原野戰軍改為第二野戰軍,華東野戰軍改為第三野戰軍,東北野戰軍改為第四野戰軍,并于各野戰軍下分編成數個兵團,下屬各縱一律改為軍,旅一律改為師的番號,并依野戰軍序列番號全國統一兵團軍師團的番號。茲將本野戰軍兵團、軍、師、團編制序列番號公布如左(下):

      甲、各縱改為各軍及兵團編組序列番號:

      (一)、原2縱改為21軍,3縱改為22軍,4縱改為23軍,另以原35軍與原魯中南縱隊合編,統編為35軍,并以上述各軍統編為第七兵團。

      (二)、原6縱改為24軍,7縱改為25軍,8縱改為26軍,另以原何基灃部與江淮軍區獨立旅34旅合編,統編為34軍,并以上述各軍統編為第八兵團。

       (三)、原1縱改為20軍,9縱改為27軍,12縱改為30軍,另以原張克俠部與原渤海縱隊合編,統編為33軍,并以上述各軍統編為第九兵團。

      (四)、原10縱改為28軍,11縱改為29軍,13縱改為31軍,并以上述各軍及兩廣縱隊(仍保持原番號不變),統編為第十兵團。

      乙、各軍以下師、團番號均按上述序列番號區分,自20軍第58師第172團開始,依每軍三師、每師三團計,逐次下推。其各兵團所屬各軍、所屬各師、所屬各團序列番號區分,另詳附表。

      丙、原特種兵縱隊(擴編為美式榴彈炮團二、榴彈炮團四、工兵團一、戰車團一、高射機槍營一、特科學校一)仍歸本部直轄。另由特縱抽出騎兵團,與本部特務團及由華東軍區新升三個地方團(合編二個團)合編,組成本部直屬教導師,擔任本部直接警衛與培養初級干部。

      上述仰即遵令轉飭所屬遵照執行為要!

                                                                                  此令

                                                                  代司令員、代政委粟裕
                                                                         副政委 譚震林
苦難輝煌:華東野戰軍(第三野戰軍)編制的變遷史(5)

苦難輝煌:華東野戰軍(第三野戰軍)編制的變遷史(5)


        2、粟裕以副司令員兼副政委身份主持三野總部工作,指揮第三野戰軍進行渡江戰役、上海戰役。

       華東野戰軍改編為第三野戰軍后,中央軍委和毛澤東任命陳毅為司令員兼政委,粟裕為副司令員兼第二政委,譚震林為副政委。因陳毅在總前委工作,后來實際上去了上海市長任上,粟裕以副司令員兼副政委身份主持第三野戰軍總部工作。

       從1949年4月20日至5月3日,粟裕率領華野指揮機關從孫家圩子,到江蘇省泰州以南的白馬廟,再到常州,籌劃、部署及指揮了第三野戰軍東集團、中集團的渡江戰役。以“東西對進,追殲逃敵”的神算,共殲滅蔣軍13.9萬余人,解放南京、杭州等大中城市,并造成圍攻上海的有利態勢。從《粟裕文選》第二卷中的文電看出,粟裕獨立或與三野參謀長張震共同署名,代表華野司令部簽發的電報、命令達21件之多。

       1949年3月中共七屆二中全會以后,在一次關于華東任務和人事安排的座談會上,中共中央確定粟裕擔任華東局分管軍事的常委。

       同一時期,其他中央局主管軍事的是:西北局彭德懷(書記);東北局高崗(書記);華中局(中南局)林彪(書記);西南局劉伯承(副書記)。陳毅事實上已經離開三野指揮部,轉到接任上海市長等地方工作方面去了。因此,解放上海及東南沿海等軍事任務,均由負責戰役指揮的野戰軍副司令員、代司令員粟裕擔負實際責任。

       3、第三野戰軍與華東軍區領導機關合并,總部設在南京,粟裕擔任第三野戰軍前委書記,繼續主持三野暨華東軍區總部工作

      1949年6月上海解放以后,第三野戰軍和華東軍區領導機關合并,陳毅為司令員,饒漱石兼任政委,粟裕為副司令員兼副政委,同時擔任三野前委書記。

      7月13日,奉中央軍委命令,粟裕率領第三野戰軍與華東軍區指揮機關由上海移駐南京,并于7月15日致電報告軍委:“已到南京。”粟裕正式擔任第三野戰軍前委書記(副書記唐亮),并以華東軍區黨委第二書記的身份主持華東軍區暨三野總部工作,開始擔負攻臺作戰指揮之責。

       4、粟裕當選為第三野戰軍代表團團長、首席代表,代表三野參加第一次全國政協會議、開國大典

      1949年9月21日至30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次全體會議在北京舉行。人民解放軍派出了6個代表團出席會議,共有正式代表60人、候補代表11人,分別代表解放軍總部(包括直屬兵團及海、空軍)、第一野戰軍、第二野戰軍、第三野戰軍、第四野戰軍、華南人民解放軍6個大單位。其中解放軍總部代表團正式代表12人、候補代表2人;四大野戰軍代表團均為正式代表10人、候補代表2人;華南人民解放軍代表團正式代表8人、候補代表1人。華東戰區統帥粟裕當選為第三野戰軍首席代表,率領三野代表團出席了會議。

       解放軍總部和四大野戰軍代表團的首席代表順序如下:朱德、賀龍、劉伯承、粟裕、羅榮桓。其中:

       朱德是全軍總司令,解放軍總部代表團團長、首席代表;

       賀龍是西北軍區司令員、第一野戰軍副司令員,一野代表團團長、首席代表;

       劉伯承是第二野戰軍司令員,二野代表團團長、首席代表;

       粟裕是第三野戰軍主持實際工作的副司令員,三野代表團團長、首席代表;

       羅榮桓是第四野戰軍政委、四野代表團首席代表。

      粟裕是后來唯一僅被授予大將軍銜的大野戰軍首席代表。陳毅也出席了全國政協會議和開國大典,但時任華東解放區代表團團長、首席代表,也就是統領華東地方代表團。

        9月25日,粟裕代表第三野戰軍在大會上莊重地發言:“我代表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全體指揮員、戰斗員、工作人員向大會堅決的表示:……當秉承政治協商會議的決議,中央人民政府和革命軍事委員會的命令,將革命進行到底,為建設獨立、民主、和平、統一的新中國而奮斗。”

       9月30日,全國政協第一屆全體會議選舉出政協全國委員,并按各單位次序,在《人民日報》公布了名單。

       其中當選的軍隊委員共12人,分別是:解放軍總部:朱德(解放軍總司令),徐向前(解放軍總參謀長);第一野戰軍:彭德懷(野戰軍司令員兼政委),趙壽山(一野起義將領);第二野戰軍:鄧小平(野戰軍政委),高樹勛(二野起義將領);第三野戰軍:粟裕(野戰軍主持實際工作的副司令員)、何基灃(三野起義將領);第四野戰軍:林彪(野戰軍司令員),陳明仁(四野起義將領);此外,還有華南人民解放軍的陳漫遠,吳奇偉。

       9月30號下午6時,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等黨和國家領導人以及一屆政協會議的全體代表出席了人民英雄紀念碑的奠基儀式。毛澤東等領導人和包括粟裕在內的各大單位首席代表,一一鏟土,為紀念碑奠基。其中,值得注意的是,粟裕是第四個鏟土的代表,在其前面的人分別是毛澤東、朱德、賀龍。

       5、粟裕奉命擔任東北邊防軍司令員兼政委,因病未能成行,旋即往蘇聯治病,回國后被任命為總參謀部副總參謀長,陳毅開始實際主持三野。

    1950年7月6日,毛澤東親筆擬寫給粟裕電報,令其前來北京擔負抗美援朝新任務:“現有重要任務委托粟裕同志執行,請粟于七月十六日前將三野事務處理完畢,于七月十八日來到北京接受任務,粟來時可隨帶秘書及參謀人員數人。”

       粟裕因病不能成行,旋即赴青島治療。臨走前,他帶病主持召開了三野會議,研究了朝鮮戰爭問題,并部署了攻臺作戰的準備以及華東軍區的軍事建設工作。

       此后,粟裕又赴蘇聯療養,陳毅才開始實際履行華東軍區司令員職責。1950年11月16日,考慮到粟裕的身體狀況,陳毅、饒漱石致電中共中央:“為加強華東軍區的領導和集中進行工作,決定陳毅住南京主持軍區工作。”毛澤東于11月17日復電:“這些決定,我們認為是正確的,請即照此執行。”據當時華東軍區副參謀長王德的記錄:毛澤東發來電報指示:陳(毅)返寧(南京)主持軍區工作。這時候,戰爭已經結束,已不再需要能征善戰的粟裕坐鎮三野了。

       粟裕離開三野總部治病后的8月11日,中央軍委撤消第三野戰軍前委,野戰軍所屬部隊均并入華東軍區序列。1955年,華東軍區改為南京軍區。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9
發表于 2019-4-19 16:19 | 只看該作者

關于解放戰爭時期粟裕將軍的真實職務及位置

據軍事史家姜克夫著《中華民國軍事史》第四卷下冊,粟裕1948年的實際軍事職務僅僅是“豫皖蘇兵團司令員”。

這個說法是有充分的歷史根據和文件出處的。粟裕當時名義上雖仍掛著華野副司令頭銜,但只是個虛名而已。實際上當時華野多數部隊粟裕無指揮和調動之權。只有在受軍委命令組織重大戰事時候,才可在一定的授權范圍內,通過軍委和華東局而調動和指揮華野其他部隊進行一些“戰役的配合”。(軍委電報語)

  豫皖蘇兵團,即原華野第一兵團,亦稱西兵團,在1947年9月后軍委命令粟裕部的組織關系劃歸晉冀魯豫中央局和后來的中原局,但對外仍稱華野以示形,實際則為隸屬于中原解放軍的建制。而經1948年7月中原局的正式任命,粟裕為該兵團(對外名義仍然稱華野)的代司令及代政委。

  實際上,直到渡江戰役,粟裕在解放戰爭中均實際僅為兵團級別職務。其級別低于大軍區正職級別的劉伯承、陳毅、饒漱石、張鼎丞、鄧子恢等下一級,與譚震林軍事職務平級,但譚是七大中央委員,黨內職務和政治地位則均高于粟裕。由于中共的軍事制度明確規定黨指揮槍,政委有對軍政問題的最終決定權。因此譚粟共事時期,也是譚震林領導粟裕而非相反。這一關系有一個證據,即粟裕指揮南麻戰役失利后(1947),譚震林曾寫信嚴詞批評粟裕,有些話說的很重。

  近年一些網絡及地攤文學,制造了一種虛假印象,似乎粟裕在解放戰爭中是可以與林彪、鄧小平、劉伯承等軍政統帥平起平坐的大人物,包括什么謙讓元帥等等(粟甚至不具備被提名資格),此類謠言實屬荒謬幼稚可笑。

  實際上,解放戰爭時期粟裕的軍事政治身份遠低于作為大區中央局負責人及大戰略區黨軍政首領的林彪、鄧小平、張云逸等,差別至少為兩級以上,粟裕當日根本不可能有資格與這些統帥平起平坐。

  在華野內部的職務上,粟裕略高于宋時輪,而與許世友、陳世榘則基本平級。但是這三位將領的歷史資歷及職務則均曾經高于粟裕。因此華野一些高級將領對粟裕是不服氣的。為此,在1948年10月的曲阜會議上,華東局書記饒漱石曾對一些高級將領不鳥粟裕不合作的問題做過批評。

  陳世榘兵團(即華野三兵團)雖然也屬于西兵團,但陳兵團在1948年戰爭的許多時期都是作為軍委直屬力量而獨立作戰的(軍委對此有過明示)。

  最重要的是,在整個解放戰爭中后期,確切說即在1947年華野7月分兵之后,直到1948年7月的睢杞戰役,在解放戰爭關鍵轉折點的此一年中,粟裕未受命擔任過華東戰場的全局性指揮職務及責任。

  1947年9月——1948年9月,此一年中華東戰場發生具有戰略反攻意義的山東半島決戰,許譚兵團橫掃膠濟線七百里,而粟裕部的西兵團幾乎全未參與。華野山東戰場之戰是在許世友譚震林及華東局指揮下,靠山東兵團和蘇北兵團攻城略地而取得重大勝利的。山東半島的收復使得華東戰爭形勢徹底改觀,并影響及改變了中原戰場的形勢,為后來的淮海戰役大決戰準備了條件。

  而此關鍵一年中,粟裕則戰績平平。七月的睢杞戰役中粟裕部戰損嚴重。在一個時期內甚至幾乎失去攻擊力(1948年8月27日粟裕給軍委的電報)。1948年5月粟裕曾檢討承認,分兵以后的戰績,西兵團不如山東兵團。而1948年9月西柏坡政治局擴大會議上,講到華東戰場時,毛澤東表揚許譚打了許多勝仗,現在肉膘肥得很。同時嚴詞批評粟裕對中央欠債,沒有打好仗,沒有完成任務。會議批無政府主義實際也與粟裕有關。

10月的濟南之戰,華東局決定委托粟裕指揮,但軍委毛澤東卻臨戰換將,點名要當時臥病膠東的許世友出來指揮領導了對濟南的攻城戰役。明確交代許世友可以戰后再回去休息。濟南戰役期間粟裕主要任務是率西兵團負責阻援和打援。但是原來預計要打一個月的濟南被許譚僅8天即攻克,國軍根本沒有來得及救援,因此粟裕在濟南戰役中實際無所作為,也沒有親臨戰場,只是守在南線觀戰而已。

  后來的淮海戰役、渡江戰役,粟裕也只是作為西兵團一部的戰役指揮員而已。指揮全局的是中央軍委及總前委。而在渡江戰役中粟裕部的月浦之戰、后來輕敵導致慘烈失敗的金門之戰,都是粟裕部的敗績。國民黨將領中的胡璉,李彌曾屢次挫敗粟裕,甚至被臺灣譏諷為粟將軍的克星。

  建國以后,粟裕擔任代總長和總長職務后,授銜大將,但是華東系統將領張鼎丞、譚震林、許世友也都在第一批授銜名單中列名為大將,他們論歷史貢獻及戰功都絕不弱于粟裕,只是由于某些因素而未得實授而已。但60年代后,此三人擔任的政治職務都高于粟裕。

  在50—90年代,對于粟裕的軍事活動基本沒有什么特殊宣傳或鼓吹,因此鮮為人知,幾乎默默無聞。直到90年代后,由于某些復雜人事及背景因素,媒體及網絡中出現了大量神化及夸大粟裕在解放戰爭中軍事作用的一些宣傳,但多數宣傳是違背史實的天方夜譚,包括偽造毛澤東與蒙哥馬利談粟裕戰功的那種無稽謠言。

  明眼人不難看出,鼓吹關于粟將一些謠言的真實用意是吹粟而貶低毛鄧陳劉及其他將帥。

所以余竊以為軍史研究,也應遵循實事求是的原則,不可輕信那些江湖浮夸,而須考究史實,正本清源。


何新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0
發表于 2019-4-19 16:52 | 只看該作者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1
發表于 2019-6-22 13:44 | 只看該作者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縱橫財經社區 縱橫股票論壇 ( 瓊B2-20050020 瓊ICP備08100221號 瓊ICP備08100221號-1 )
縱橫財經社區舉報受理和處置管理辦法 (2018版)      不良和違法信息舉報專線:400-689-50268 18907552877
   
業務聯系: QQ: 54898   咨詢  Mail: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電話:18907552877 
靜水投資QQ群: 縱橫靜水投資交流群 歡迎加小箭微信號: enoya2013    縱橫財經公眾號: enoya2014    或者掃描以下二維碼加入:
             

GMT+8, 2019-7-11 01:34 , Processed in 0.051976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黑龙江22选5开奖走势图